生物试剂
当前位置:主页 > 生物试剂 >
产经场 瞄准“0到1” 15年磨一剑 他们攻克国产生物试剂“卡脖子
发布日期:2022-06-05 13:18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产经场 瞄准“0到1” 15年磨一剑 他们攻克国产生物试剂“卡脖子”难题

  在首都东南的北京经开区,有这样一群人,却用15年的时间,干了一件事——攻克国产生物试剂“卡脖子”难题。

  他们,用30天研发出甲流疫苗所必需的血凝素蛋白,引得全世界几十个国家争相购买;用12天完成H7N9的血凝素蛋白生产,助力抑制突发的禽流感疫情;用11天研发出新冠病毒重要靶点重组蛋白,在全球首发上市……

  “不畏山高路远的跋涉者,山川必回馈以最奇绝的景色。”根据全球著名的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数据,在2020年中国重组蛋白市场中,他们的企业——北京义翘神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义翘神州)自主研发的产品,市场占有率已达国内第三,国产第一。

  “大分子药物的产业生产技术是我国生物制药的关键瓶颈,国家需要你这样掌握国际先进核心技术的人才。”

  2002年,在美国工作的义翘神州创始人兼董事长谢良志接到了科技部生物中心的电话,这通电话让他坚定了立即回国创业的决心。

  因为,从选择麻省理工大学专修生物工程那一刻,他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有一天能做出让国人用得起的中国造高端生物药,想把自己在国外学到的用到国内发展迅速的生物医药产业上。

  当年,谢良志就带着他的梦想回国,在北京经开区成立了神州细胞,全身心扑在生物医药研发上。

  从0到1,原本就很难,何况生物医药又是一个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周期长的产业,研发刚刚开始,困难就不期而至,很多研发要用的生物试剂在国内很难买到,基础的核心材料被“卡脖子”了。

  比如重组蛋白,是替代含量低、提取困难的天然蛋白进行创新药靶点研究的关键试剂;比如抗体,是进行基础生命科学和生物制药研究应用最广泛的工具试剂。这些材料在当时大都依赖海外进口,不仅价格昂贵,有些蛋白试剂的售价堪比黄金,而且等待周期长,甚至要等两三个月。

  难买到,就自己做!2007年,谢良志成立义翘神州。面对核心技术被国外垄断的局面,义翘神州开始进行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的研发,如今已成为中国区市场总监的薛伟,那时还是早期进入公司的研发人员之一。在学校实验室做生物工程领域的实验时,薛伟同样感觉到“国外的生物试剂太贵,国内的生物试剂不行”,在面试环节,他被谢良志的一句话点燃——我们要做出中国人自己的生物试剂!

  “当时公司还没什么名气,但这里的研发氛围打动了我。”薛伟说。生物试剂的研发和生产工艺比较复杂,同时还要求长时间的技术和经验积累,为打破国外领先了三四十年的技术壁垒,最初几年,研发团队从底层技术开始破解,每年还面临开发出1000种重组蛋白的挑战,“从产品到平台,先做到有,再考虑优。”直到2016年,主攻生物试剂的义翘神州从原公司以派生分立的方式成立,开始独立发展。

  “对于研发技术来说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情况,你必须得创新,每天都在创新,才有可能发展。”在谢良志看来,这是义翘神州能够牢牢掌控发展主动权的关键。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义翘神州成为全球主流厂商中,首发上市新冠病毒关键蛋白试剂的企业,让科研人员开展新冠病毒研究有了最好的工具。

  “春节前夕,一拿到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研发团队就一头钻进实验室。”薛伟回忆说。研究人员设计出新冠病毒重组蛋白开发的多条工艺路线和方案,头顶的灯光模糊了白天和夜晚的区别,多组实验同时进行测试和验证。

  “重组蛋白成功表达的消息传出后,大年初一,我拿到公司钥匙来开门,给世界各地的客户发送试剂订单。”薛伟说。此时他已经从研发岗位转至市场部门多年,义翘神州从准备独立发展开始,便需要靠研发和市场两条路向前走,懂技术的人去开拓市场更易理解对方需求,薛伟选择涉足新领域,见证并参与着“义翘速度”的不断提升。

  从2009年极速攻关抗击甲流疫情,到2013年阻击禽流感疫情,再到近年来科技战“疫”,义翘神州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在市场端的光鲜离不开幕后的跋涉。正因为自主研发的一系列生物试剂和技术服务平台,义翘神州才能融通各平台的不同技术路线,进行相互补充和支持。

  以重组表达和抗体发现技术平台为例,想研究蛋白,必须先用细胞表达出相应的蛋白,以前需要技术人员一种一种地调试,现在平台提供了集成化的功能模块,可以更高效地支持产品研发。同时,具备核心原材料开发和制备能力,也让义翘神州形成“内部闭环”的技术支撑。

  截至目前,义翘神州生产和销售的产品种类已超过5.2万种,其中重组蛋白超过6500种,包括4500余种人源细胞表达重组蛋白产品,还能提供约1.4万种抗体,其中单克隆抗体数量超过4900种,能为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免疫学等基础科研方向和创新药物研发提供“一站式”采购生物试剂产品和技术服务。

  “今后我们将坚守初心,以技术创新作为企业长远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实现打造一个技术领先、服务全球、国际顶尖的伟大企业的梦想。”上市那天,谢良志说。生物试剂国产替代的梦想照进现实,从研发到市场将迎来更多发展机遇,同时也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

  身处这条高壁垒、高附加值、高毛利的成长性赛道,薛伟感受到:公司上市给市场带来更强的信誉背书,知名度更高了,办公场所更大了,设备也更好了,不过这是外在的,更重要的是,内在组织体系变得更成熟。在研发侧,不再是最初盲目追求生物试剂数量和种类,而是建立起从市场调研到研发生产的完善评价流程,自主创新更有的放矢;在市场端,六七年前,销售人员去卖2000万的生物试剂产品,都是件压力很大的事情,背着包去研究院所和企业挨个敲门,而现在哪怕面对几亿的任务,大家心里也不慌张,团队一起拆分细化,国内、国外市场累计的客户单位数量已达上万家。

  “一路走来,特别感谢陪伴、支持我们的经开区。”对于义翘神州来说,走来的路上,有过因高研发投入而咬牙坚持的静默期,也有敲钟上市的高光时刻,奋进的路上经开区一刻也没缺席,为解决企业资金压力,释放科技创新服务券、技术改造奖励等政策红利,帮企业留住人才,协调公租房申请等问题,在企业申请IPO过程中,也开展了“一对一管家式”服务辅导。

  如今,“打造全球生命科学研究支撑平台”已经成为义翘神州的下一个征途。如果说,他们从一朵攻克“卡脖子”技术难关的小浪花开始蓄力,那么如今,他们正立足潮头,带动更多的浪花掀动起自主创新的时代浪潮,推动经开区千亿级的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集群冲向下一站。